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洋(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形象与质感——杨洋绘画中的综合材料因素及其艺术转化

2017-05-27 15:46:3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萌
A-A+

  绘画自20世纪便开始走向媒介与材料的综合,随着毕加索等“立体主义者”率先从“拼贴”中打开了通向“媒介综合”的趋势,这一方向随着杜尚和博伊斯等对现成品的使用而在艺术观念的领域中得到更大范围的突破。绘画进入新的状态获得饱满的生命力,也形成了不同的诉求,这其中一个向度是继续基弗和塔皮埃斯的方式进入材料与绘画扩大态势中的一种进一步的前卫方式,另一种路向则是在这种新的绘画的“材料综合化”前提下去寻找与久违的“古典”的关系,重新思考如何将人类文明中那些辉煌的成就用综合材料的方式进行重现和激活。杨洋就是在“综合材料因素”的艺术转化中试图寻找古典美和现代精神的契合点。

  如何诠释“古雅的摩登”一直是杨洋试图通过绘画去追寻的目标,这其中蕴含了艺术理想层面的“古典意志”,也在文化研究的视角中体现出了女性主义的美学方式,因此一种体现在视觉层面的古雅摩登构成了贯穿在杨洋绘画进程中的独特气质。古典在今天也具有两个重要的维度,西方的古典以古希腊艺术中“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为至高境界;而中国古典艺术中的文人趣味和书卷气则构成了东方文化的独特诗性和意境。这两者在杨洋的绘画中构成了一种“同构式”的古典维度,她要通过自己绘画中的人物及其姿态的“形象感”去对应古典和摩登的综合,在综合中去表达自我的精神诉求和文化感知。

  “形象”构成了杨洋绘画中的重要因素,她用能够引起关注并带有文化意味的“女性形象”作为建立艺术语言和表达对世界感悟的个体方式。她用感觉和经验在作画过程中控制水在绘画中的气质和气息,将粗细颗粒的颜色敷于画面,将“形象”赋予独特的“质感”,由此去进入自我世界的精神通道。《须弥世界》、《境象》和《光阴》都展开于金色质地的背景,宣告了世界的质感和精神属性,其中的人物形象中最为核心和首要的部分是杨洋精心选择的青春与时尚的女性形象中对某个瞬间姿态的艺术提炼和转化。她将作为个性和个体式的形象进行古典提纯式的提炼,将从人物瞬间姿态概括后所传达出的永恒性因素与整体画面的气质和气息统一起来把握,成为艺术中情感发生的语境,这就使得当下摩登的人物获得和分享了一种在艺术精神罩染下的“古典味道”。犹如“现状美学”,即往昔古典时代的雕刻和壁画经过岁月、时间的磨砺,生长出的经过积淀后的“现状感”。在杨洋的体会中,这种“现状感”传达了一种“信仰的力量”,将历史中的那个“曾经的当下”跨越时空般带到今天的“现在的当下”,在贯通中进一步获得了一种岁月积淀中的人们体悟中打通了的“现状感觉”。杨洋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不同范式和时间状态中的联系,这就在艺术世界的转化中化解了“古雅”与“摩登”的矛盾而建立了她所信仰和追求中的“古雅的摩登”。如同在《须弥世界》等这批作品中,金色质地中艺术化地展现了矿物颜料和箔等材料的对冲与互动,“被提炼的女性姿态”完成了“仪态化”进程中的“质感塑造”,杨洋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瞬间”与“永恒”的联系。“水润温婉”的肌肤和服饰传达出一种东方美学的透气性,而妍丽与重彩的材质又在这种“透气性”的基础上增添和强化了一种“质地感”。

  杨洋将材料的综合因素从物质的综合走向了心理和情感的综合。她通过控制水的流动,使作品更加自然、流畅而富于变化,她充分了解“箔”具有的金属质感与光泽以及它那难得的“个性”,即极难与其他材料实现元素间的相融,在“融”与“独”之间,杨洋找到了破解画面元素通过艺术的转化而进入心灵世界的方式,她将箔的独立性与水的透化感用艺术家的“情绪”为密码将矛盾的材料化解为“形象的质感”,建立和发展为观看语境中表现斑驳、剥落和残损感觉的优势,于是人物形象如同被打散重构后所重新获得的一种“时间感”和语言上的肌理状态,这成为金色质地背景下的独特方式,不仅让“仪态”找到了永恒的属性,也让形象获得了质感,从而让绘画的“材料因素”从“物理感”经过艺术家独特的创造进入了精神和心灵表达的秩序,进入了艺术家的“心理空间”。

  此外,杨洋在形象的创造外还进行了抽象艺术的探索,《苦行》、《若隐》、《冥》和《空相》构成了一个没有具体形象的表达世界,这是杨洋从形象出发后所进入的另一个视觉维度,在取消画面的具体形象过程中有的作品依然具有“形象的痕迹”,有的作品则完全进入了没有形象踪迹的“抽象”。在这批作品中,《冥》继续了一种箔的质地和光泽,在软硬之间找到一种轻和重的差异,将精神投入更多的想象和思考。《苦行》和《若隐》进入了“黑调体验”的视觉,这仿佛是对摩登的消解和金碧辉煌的解构,又如同一种哲学上的反思,带入一种对“苦”的思索,杨洋相信“在苦谛的世间,痛苦兵临城下,会感受到真实的存在。不要白白受苦,则苦行如握土成金”。《空相》依然是一个色彩缤纷的“视界”,在那些红黄绿蓝的交融与分离中,仿佛看到了形象的影子,或者在形象背后的那些“碎片化”的空寂,就如同杨洋从佛教世界中所看到的人生,“再美丽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的,只有心去体悟万物,才能得到永恒”,在这里一种“永恒的意志”依然让人去思考“古典”、“摩登”、“时间”、“材料”、“精神”到底在美学上是一种什么关系,这是艺术所引发的绘画思考和形而上的体验。

  毫无疑问,杨洋的绘画通过对“综合材料因素”的艺术转化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她将自己对于形象与质感的个体体验通过“媒介综合”的绘画方式进行了视觉与观念的诠释,将物质与方法、精神与感悟的不同因素“同构”在她的绘画中,获得了与众不同的艺术效果和美学性格,为综合材料绘画的发展提供了自己的个人方式,带来很多有益的启示!

2017年5月25日

 

 

《须弥世界》 之七 198cmx94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须弥世界》 之四 172cmx81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须弥世界》 之六 172cmx85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须弥世界》 之五 172cmx81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境象》 之一 136cmx154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境象》 之二 193cmx86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境象》 之三 181cmx84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须弥世界》 之二 198cmx85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须弥世界》 之三 198cmx85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苦行》 70cmx70cm 综合材料 2016年

《若隐》 70cmx70cm 综合材料 2016年

《冥》 之三 70cmx70cm 综合材料 2016年

《冥》 之一 70cmx70cm 综合材料 2016年

《空相》 之二 70cmx70cm 综合材料 2016年

《空相》 之一 70cmx70cm 综合材料 2016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洋(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