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洋(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在体验中觉悟

2017-06-06 16:29:2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胡伟
A-A+

  有人说艺术家要出好的作品需要三个条件——好奇心、集中力和行动力。杨洋的好奇心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她是一个善于思考、勤奋而又多产的艺术家,无论是专业写生还是各类技法实践,都能够引起她的兴趣,沉下心来一探究竟,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寻觅不寻常的东西,在自己偏爱的主题中邂逅梦幻中的理想。杨洋平素沉默少言,乐于独自埋头做事,工作的时候总是感觉聚精会神心无旁骛。

  艺术家的“悟性”不是天生就有的,为后世膜拜的艺术家大多经历过痛苦的磨砺,最终修成正果,留下传世经典。这个过程有时是很漫长的,艺术家要耐得住寂寞,受得起辛苦,也要经得起挫折,思想的觉悟才会光顾。

  杨洋今天的收获同样隐含了波折和纠结,这是必须要走的路,大量的技法实践和专题创作使她长时间保持着充沛的表现欲望,也构建起她的思考空间。

  她又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一旦遇到与之追求相向的题材与刺激,抑或造型上的偏爱和感动,就会立即行动起来,泼洒勾勒毫不拖泥带水。

  应该说,好的作品理性思考和感性表达在创作过程中始终是交织在一起的,对于当代艺术表现而言,思虑过甚或纵情过度都不是好的状态。杨洋的作品笔调平素而功力内敛,体现了她朴素率真的性格。

  做艺术,有人喜欢“一拍即过”,在率意的表现中感受“一挥而就”的快感或“不假思索”的灵动;也有人热衷于在“纠缠”中感受耐力,体验思考和动作之间的关联;还有人渴望获得轻松走过之后的“空境”,或再度回到原点审视原始冲动的朴素和感性的“真实”。然而,它们都必须来自对主题的感悟。

  材料与表现的迷人之处,正是因为绝少预设作品的最终效果,作品的发生与过程都是思想行进的印记。所以过于“习惯”的一些东西往往会成为精神升腾的桎梏,主题的选择与把握才是引导作品走向深刻并且散发热量的依据和源泉。

  近年来,杨洋在主题的选择上一波三折,这同样是必须要做的功课。

  杨洋2006年进入我主持的工作室,经历了五年的研究历程,她潜心钻研,在基础材料技法与综合材料与表现;古典美术研究和当代艺术研究等不同的专题实践中皆有所心得。她在基础材料技法的实践中体验东西方审美的同与不同,在综合材料与表现的课题研究中,探索“单画种材料技法的演进”意在何处,与“多画种或多种材料技法的互渗融通”的精神指向;在古典美术研究中探讨如何把“古典带到今天”,而在当代艺术研究中,又反过来思考当代与古典的关系。她认识到我们之所以对历史上的一些美轮美奂的作品一往情深,既有对传统的钟爱,也是因为它们的现状美感触动了今天的生活体验,满足了当下的审美需要。于是,她在关注西方当代艺术的同时,也在东方和西方的古典中寻找驻足点。欧洲中世纪的圣像画、日本江户风格的屏障画与中国古代壁画,都成为她追溯古典气息的摹本,她以各类金属箔入画,并通过“箔变”的技巧融通各类传统与当代绘画材料,使之发生“质量改变”,形成“由软硬而松紧再虚实”的空间关系。在近期很多作品中,她以大片金色的空白既喻意中国传统绘画的“留白”,也联系起画面主体形象的当代表现,以饱满的热情塑造她心中的空间。这种研究思路和方法,成为她追索艺术理想的有效途径,为她的艺术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杨洋是幸运的,她在中央美院读研以及接下来的几年间,正值材料技法探古论今,综合材料绘画本土化形成的全盛时期。她在工作室“抽象与具象的交互作用”以及“以形写神与以神写形”等专题研究中找到了联系情感与技法的索带,因此她的作品既有轻松流畅的挥洒,也有驻足审视的思考;作品中有空气的流动,也有山峦丘壑的凝重。

  或许“以形写神”和“以神写形”只是艺术表现上两种不同的叙事方法,也可以体现为作者进入作品精神领域的不同角度,没有孰优孰劣或谁先谁后的问题。但后者带有更多的主观意识,更能够宏观的把握作品的气脉却是显而易见的。杨洋笔下的女性形象往往在具象的形体姿态中,兼有抽象的表现,人物五官有时也被略去,代之以技法表现“暗示”其存在,她扎实的人物造型功力,使画面中的人物举手投足或转首垂目间传达出耐人寻味的个性和形象特征,浑化的色彩与流淌的水痕满足了多个人物动与静的情绪传递与转折,她通常以“若即若离”的人物组合或技法表现反映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在升腾的情感脉动中,关照笔下的事物,这种时候,材料技法通常处于从属的地位。

  综合材料绘画顺应了时代发展的需要,为中国美术的当代艺术表现开疆拓土。杨洋的作品继第三、四、五届全国青年美展获得最高奖项之后,作品《春将至》再次荣获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综合材料绘画展区头奖。她的作品在历届大型美展中被广泛认可的主要原因便是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和谐统一。

  若说到“当代艺术”,作者对于主题与思想性的阐发,往往是把握作品艺术品格的关键,而所谓“厚重”而有“温度”的作品,又往往来自于古典的当代生成。杨洋近年来在对东西方古典的研究中,以开放的姿态落脚于她最受感动的感受瞬间。她笔下的人物造型似乎有些孤傲与超脱,仿佛受到了乌菲兹古代雕刻冷峻而高傲的形象气度的感染。而在整体感受下的“缺失”,又成为作品艺术表现上的特征。在对东、西方的考察中,大英博物馆的雅典帕特农神庙浮雕、帕格蒙博物馆祭坛浮雕,与新疆克孜尔壁画剥落缺失的“现状美感”,都令她激动不已而浮想联翩,这些壮丽恢宏的古代遗存,启发她思考生活的真实与艺术表现的关系,那些令人魂牵梦绕的“失去了又存在”着的部分,既是天工之美,也与当代艺术表现的视角重合。于是,她尝试着在作品中表现“存在、记忆与忘却”,体验精神世界的虚与实,画面中意与境。

  形而下与形而上、材料技法与精神诉求,是当代艺术表现中任谁都回避不了的命题。无论材料与表现还是综合材料与表现,其目的都是为了引导作品的主题发展,从而获得表现思想情感的充足素材和手段。杨洋对于造型的敏感、色彩的执着以及材料技法的迷恋,使她能够携带这些满足情感表述的元素,进入到她所渴望的理想之境,而随之带来的艺术冲动又使她自觉的走向主题的召唤,使材料技法成为精神诉求的能源,这是难能可贵的。

杨洋 《春将至》 232*192cm 综合材料 2014年

杨洋 《行》系列 180*270cm 综合材料 2013年

杨洋 《霓裳心曲》 200*200cm 综合材料 2015年

杨洋 《境象》之二 193*86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境象》之三 181*84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境象》之一 136*154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须弥世界》之七 198*94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须弥世界》之四 172*81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须弥世界》之五 172*81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须弥世界》之六 172*85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须弥世界》之三 198*85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须弥世界》之二 198*85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光阴》 203*198cm 纸本矿物色、箔、麻丝 2017年

杨洋 《足音》 132*72cm 综合材料 2015年

杨洋 《惊鸿》 132*72cm 综合材料 2015年

杨洋 《朝》 116*42cm 综合材料 2015年

杨洋 《霓裳·峦》 70*70cm 纸本矿物色、箔 2015年

杨洋 《霓裳·岫》 70*70cm 纸本矿物色、箔 2015年

杨洋 《静寂》 68*48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心无所碍》 68*48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杨洋 《灵犀》系列 138x150cm 纸本水墨、矿物色、箔 2017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洋(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